5月19日,當楊純越來到泰國,就因為想家哭了好幾場。如今,才一個多月,當初那個愛哭的女孩,已與她的泰國學生們打成一片,她說“一年後,我離開這裡,肯定會捨不得他們。”
  孤身一人,離開四牌坊小學,離開江津,離開祖國,楊純越帶著理想,要將中國文化深深植入到泰國孩子們的內心。
  昨日,重慶晨報記者與遠在泰國的楊純越聯線,對她在異國的工作生活進行了採訪。
  初到泰國就哭鼻子
  楊純越不好意思地說,在當地學校校長接到她後,去館子吃飯,一吃到和重慶完全不同的口味,就好想家,她就悄悄跑到廁所去哭完了才出來。
  從沒離家這麼遠、這麼久的楊純越此次是受國務院僑務辦文化司和重慶市僑辦的委派,來到泰國清萊府鵬博冠學校任教一年。
  在學校,她擔任藝術部主任、六年級班主任、教授一年級、四年級、六年級的說話課,六年級的漢語課,五年級到高中的歷史課、音樂課、書法課。一周課時二十節。
  雖然工作任務多,也想家,但她沒有再哭鼻子。很快和學生們混熟了,教他們中文,也向他們學習泰語。一來二去就和班上的學生成了好朋友。周末沒事,學生們還會來找她彈琴、吉他,渡過周末時光。
  楊純越說,明年,我要離開這裡時,肯定會捨不得他們,會很傷心。
  怕父母擔心報喜不報憂
  當初來泰國前,父母給了她很大支持。但畢境一個女孩身在異國他鄉,父母還是很不放心。因此,楊純越每晚都會與他們視頻聊天。
  “我空間里心情和日誌都是寫的開心的,因為我家人每天都看我空間,很怕他們看到我在這邊受苦。”孝順的楊純越說,為了不讓父母擔心,她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。所以她好多朋友到她空間看了後,都以為她在這邊耍得很開心呢。
  但身在泰國,確實有很多不習慣,比如飲食,她一點都吃不慣,泰國口味偏酸甜。此外,氣候,飲食,風俗習慣都會不適應。後來,楊純越就自己做,青椒肉絲,土豆絲,蔬菜湯,雞湯……
  “還好,走之前,爸爸教會我做很多好吃的。”
  熱帶蚊蟲凶猛咬人
  初到泰國,楊純越最不怕就是蚊蟲。“因為熱帶地方的蚊蟲有毒,抵抗力差的人被咬了過後會全身發熱,手腳酸軟,兩三個小時就會沒命了”。楊純越也被咬過一次,可能是體質好,沒有那麼嚴重,但手上的膿包紅腫了半個多月才消,現在都還留有印子。“不過我被咬這件事還沒給家人講過,要是我父母曉得了肯定會幾天都睡不著。”
  除了蚊蟲,就是孤寂。楊純越介紹說,泰國生活環境和中國不同,中國的商場都在市中心,但泰國的商場是在很遠的地方,走路會走上好幾個小時。所以他們住的地方太安靜,“有時候安靜得聽到蚊子叫都會覺得很安逸。
  搞笑的泰國課堂
  泰國的課堂倡導自由,教師對學生的要求比較寬鬆,所以學生上課是非常散漫的。上課過程中,學生可以隨意走動,可以坐到地上聽老師講課,也可以趴到地上做作業。
  楊純越第一次上小學一年級的說話課。教孩子們說“你好”。他們學得很快,當她還沉浸在高興中時,一個小男生突然坐到了地上,閉上眼睛,背靠著牆。楊純越還以為他生病了,馬上通知了校醫。
  校醫瞭解清楚情況後,給她解釋,原來這個學生學會了一句中文,很高興,他是想自己坐到地上默背一下,回去說給自己的爸爸媽媽聽。這個小插曲,弄得楊純越哭笑不得。
  和學生聊中國功夫
  在學校,泰國學生對中國文化有著非常濃厚的興趣,尤其是中國功夫。楊純越就與孩子們聊這些內容,找到共同話題,很快與他們打成了一片。
  大部分學生都認為只要是中國人,就一定會功夫。在這裡快一個月了,每天都會有學生問我:“老師,你會功夫嗎?”每到這時,楊純越總會後悔以前為什麼不學學功夫呢。
  他們很感興趣,楊純越就經常會和他們聊這方面的事。但孩子們認識的中國功夫明星只有李小龍和成龍。此外,他們居然還認識孫悟空,稱孫悟空為chinese monkey。孩子們告訴楊純越說,泰國每年都會放中國拍的《西游記》,播放的頻率和中國一樣,“我聽了很自豪,哈哈!”
  學習教育經驗回國所用
  此外,泰國學生們也很喜歡中國的音樂和書法。楊純越也會教他們寫毛筆字。
  楊純越說,雖然泰國學生在數學,地理,歷史和中國學生比起來有差距,但泰國教育崇尚自由,所以泰國學生的思維和創新,還有自我生存能力比中國學生好很多。“怎樣讓中國學生將學習生活化,是我以後回國後要研究的重點。”
  最後,楊純越開玩笑地總結此次泰國的工作經歷,“我變得獨立了,勇敢了,會做飯了,呵呵。”
  重慶晨報記者 楊野  (原標題:江津妹子遠赴泰國傳播中國文化 )
創作者介紹

逆光

mzhz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